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夜有灯

喧嚣散尽,我依然孤寂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对大自然充满崇敬和热爱的人 , 一个心底孤寂的人, 欣赏所有的善良。 欣赏所有的美丽。 欣赏所有的真诚。

网易考拉推荐

那刻骨的寒冷  

2016-12-14 13:2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天西风,飘零的黄叶已经被雪掩盖。塞北又是冬天。再过20天,距那场刻骨的寒冷就一年了。都快一年了啊,这时间可真经不住过,就像钱经不住花一样。
还是想记下这件事,用文字,只是为了纪念,一些朋友也说写下来吧,或许还能对别人有一点警示什么的。
我自小不在父母身边,随奶奶在乡下一个镇上长大,上房掏鸟堵烟囱光屁股下河抓鱼,按当地的说法我们这种孩子“很淘气、很皮实”。 所谓皮实的含义有点“冷热饥饱不讲究,经得起摔打、生存能力比较强”的意思,反正不记得病过没有但肯定从小没吃过什么药。实际上那个时候后大多孩子都是那么长大的,记得十一二岁时用石头攻击另外一拨孩子的“阵地”,头上被对方石头投的流满脸鲜血都不知道,像黄继光似的还要冲,那有现在的孩子们那么娇贵和矫情。当然时代总是在变化,除了物质环境以外,人文环境和理念也在变化,现在的人是被幸福包围中了。

皮实长大的人是一个群体。这种人不怎么会照顾自己,其实这类人长大以后要按现在的生活模式生活下去最好要有一个保姆照顾他,如果是名流财阀一类的则需要一个团队打理他的生活。至少也得娶一个在生活上能照顾他的女人,但他往往对她们的唠叨和管理持不配合的态度。这个和从小长大的那种无拘束环境有关。
其实这样的人也不是不好,事实上这类人属于动物界的虎狼之流,能吃苦能忍耐,生存能力极强,周围环境发生颠覆性的改变以后生存下去的机会要比普通的人大得多。比如战争、灾难等环境下,假如发生地震几个人同样被埋在废墟下或者困在电梯中,最后活下来的基本是这类人。这也是训练特种兵一开始就从这个角度切入先把人变皮实的原因。
我这个人不是个讲究的人,对小节不怎么关心关注(但对细节很在乎,奇怪的性格),这个并不是什么优点,因为就是因为这种性格才发生了这件事。

201615号,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吉仁高勒镇外,那一望无垠的苍茫草原被白雪覆盖,气温在零下30度左右,风力5-6级,大地苍茫,漫天雪霏。西北风在阔野中卷起漫天白雪肆意在空中和大地翻腾,这就是高原戈壁冬季特有的白毛风。
这种天气,最适合几个朋友煮酒一壶围炉夜话,或一个人品茶抚琴,读书听曲,任凭窗外白雪连天、狂风怒号。
然而,那一天我却是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一直在这旷野外苍茫的的风雪之中。
厚羽绒服,高腰保暖靴、毛帽子、脖套,左手一只厚手套,右手一只很薄的手套,(类似从前的尼龙手套那样),身背2个单反相机,尼康D3X配70-200镜头,超重的大家伙。当时右手换薄手套只是为了按下快门时方便、有触摸感。事实证明我错了,错的一塌糊涂。

那一天西乌旗在吉仁高勒镇举办了一个冰雪活动,赛马一类的,反正就是很浓郁、原汁原味的蒙古风情那种。阔野苍茫中彪悍的蒙族武士策马奔腾,黑骏马白骏马大青马玉花骢呼雷豹菊花青,正像评书里所说:金睛板肋玉麒麟,玉雪卷毛狮子兽,不一而足。而那些蒙古大汉携长枪大戟,抗套马长杆,背贯铁甲,头顶苍毛,燕颔虬须,鹰瞵虎视。真个是:白茫茫大雪与长风共舞,黑压压骏马和勇士齐奔。

那天对于我来说有一种在古代的感觉,风雪中,视野有限,白茫茫的大漠上只见狼奔虎突, 影影憧憧,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空间感和时间感极差,奔走于那片大地上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想看一下时间手机却冻的自动关机了,这期间右手基本紧握着相机,有一阵子感觉指头有点疼,于是揣一下或甩一甩,但并不太在意。
当我在专注无论什么事情时,一般来说会很投入,会自动屏蔽其他事情和周围干扰,那一刻脑子里似乎很纯净,所有注意力和身体资源会全部集中这一件事,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毛病,或许是脑子不够使吧。。
这里是一张照片,这就是当时的场景和环境: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这是当时用单反相机拍的,是不是有“万里寒光生积雪,雪纷纷连大漠“ 的意境啊,其实当时地上的雪霏是在风中流动着的,寒风冷冽,阔野苍茫。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天地相连,人在无边无际的白毛风中,事实上,风雪之中有那么一阵根本连方向也分不清。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马儿也被风吹散,牧马骑手们身裹着厚厚的皮毛袍子和浓密的皮帽子努力的驱赶着马儿。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雪雾中,我只是很机械的随着别人在不知东南西北的大漠中奔突,身上的机器太重了,显得动作迟缓,在整整一个上午的拍摄中,想找个地方避一下风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雪野中的马儿和民族活动很吸引人,我的思维除了镜头里的景物外对外界的一切感知变得很迟钝,包括时间的流逝;而且在漫天一色的苍茫中也不知道我们的车泊在哪里。
一直到活动结束人们四处散去,终于找到了我们的车,很奇怪这时并不感觉到冷,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坐在向着锡林浩特市市行进的车子后座,脑子里想着的是热气腾腾的火锅。。人在寒冷的环境待久了才会热切的想温暖的火炉、热炕。
然而很快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在车里和朋友聊着天就觉得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有些痒,是指头肚那个部位有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仔细一看,感觉这两个指头的最后一节似乎有点发黑,同时有肿胀感。再仔细瞅瞅,分明两个指头肚就像涂了铅笔芯末似的隐然发黑,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不好。

沉默了一会,用手机给这俩个指头拍了一张。(手机重新开机后拍的第一张照片,手机这个东西记录是很方便,
以下所有照片均用手机拍摄,一些人可能会有不适感,慎看罢。)
=========

=========

=========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指头肚又麻又痒,再仔细瞅瞅,分明两个指头肚就像涂了铅笔芯末似的隐然发黑。。(右手中指和无名指)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车子继续行进,快到锡林浩特时,发现指头肚越发黑了,并且起了水泡。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到了锡林浩特市找了一家酒店吃饭,越发黑,泡越发大了,关节处泛红,一切都显得很不正常。吃饭前有朋友用雪给搓了老半天,不过似乎有些晚了。好像这两个指头的指纹都是簸箕,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以后这两指纹再也看不到了,特别是无名指。书上说指纹是伴随着人一生的,显然说的不准,它们没坚持下来半道离我去鸟.....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指头的另一面,水泡就像油炸过一样。这个时候其实也不觉得有多大的事,记得小时后也曾冻伤过,也没见后来有什么问题。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回到家然后到医院,大夫给剪开水泡,然后是消毒上药包扎,叮嘱注意事项等等,这个恢复过程应该很长,大夫强调一定不能感染,呵呵,其实这个我也知道。一点麻药也不给弄,碰来碰去的实在是疼,疼的厉害我就在心里骂大夫#@&*+~@#%##......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药用的是一种很讲究的消毒水,我觉得那种消毒水带腐蚀性,能杀死一切的感觉,厉害了。消毒水喷上十分钟后在伤处涂上厚厚的医院特制的生肌膏,然后再用纱布包扎起来。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大夫给剪掉死皮时我拿手机拍一张吧,疼的我手都拿不稳,晃模糊了。后来就是每隔四五天左右去医院换药,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两个月。这些日子和我的治疗医生成了朋友,通过他后来对冻伤、烧伤等形成机理和伤势演变等了解了很多,后来我们一起吃饭时在饭桌上研讨伤情和恢复治疗各种手段等话题时,周围吃饭的人以为我也是医生。。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哈哈。。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一个月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很奇怪,变得焦干枯,就像烧焦的木炭。中指末端中间有一道很深的冻死,无名指整个末节明显问题更大一些。指头和手掌其他地方也开始褪皮。这伤每到卯时和戍时疼彻心扉,有那么一段时间疼的实在难熬。我觉得中医的经络学说是有道理的,这指头末端神经和毛细血管受损,手厥阴心包经和手少阳三焦经阻滞不通,要是段誉的手也冻成这样,他大理段家六脉神剑的中冲剑和关冲剑是完全不能练了,哈哈,一门绝世武功就失传了~~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在这个时候其实有一个选择,就是通过手术把无名指最末一节截掉。可是用工具把属于我身上原始的、血脉相连的器官和零碎去掉是我不能容忍的,这不单是生理的问题,更是心理上不想接受的事情。即使牙疼的浑身冒汗也从不主动去拔掉牙齿。除了理发。总是对这种事有恐惧有抵触。人身上的所有都是该有的,人为的改变总是不好的,一切都有安排。
谁敢动我的?和你拼了。。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后来我就在家自己换药了。大夫很好,给带了足够的药膏和用品,嘱咐什么情况下一定要去找他等等。
这是我自己在家里换完药后包扎起来,明显的不专业。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当然,我用一只左手做这件事也是不易。。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然后再找一个布袋把两只手指装进去,有那么一阵整天就是这种打扮。。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时这只手总会引来诧异的眼光。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哈。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小拇指看上去肌体没什么损坏,其实里面的神经什么都是和邻近的其他指头相连着,小指也变得僵硬不能弯曲,表面至少褪了一个月皮。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受伤的指头一直不能弯曲,末端损伤严重,两个月后心理逐渐受影响越来越大很大,原本觉得一两个月应该恢复个七七八八,但实在是太缓慢了。大夫给讲过:冻伤和烧伤对肌体组织的损伤原理差不太多,而冻伤恢复会更为缓慢。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无名指指甲脱落,这是预料之中的。只是这个指甲脱落时里面指甲根处有一截新指甲长了出来,说明指甲根部位的肌体组织应该依然有生机。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只是,新长出来的指甲显然它的周围环境不好,指甲没有附着的载体,有点没着落。这个时候我是不知道这指头末节将来怎么发展,心情阴郁。其实从第二个月到第六个月这段时间内是最难熬的,已经没有耐心了,可能是经络受损的缘故吧,从2月底开始嘴唇变黑、开裂、脱皮,有意思的是主要集中在嘴唇的右半边,和受伤的右手遥相呼应,这真是一件奇怪的的事,这个现象持续了至少有3个月。现在想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体、经络、各系统的协调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人身体各方面的不协调才是最难过的。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其实,手指到了这个时候也没让家里人认真详细看一看,换药什么的都是自己弄,我心里也知道家里人都不敢看,他们只是知道我的手冻伤了但不知道冻到什么程度。这种心理其实很多人都有:越是亲近的人越不敢面对一些事情,事实上不仅是家里人,就是朋友们也不愿意看。也就是现在事已经过去了,有朋友说写写吧,而且对我自己来说这件事情也是刻骨铭心,也算个纪念,所以才有这些文字和照片。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这是将近5个月后,中指指甲也换了,新的也长出了,和无名指不同,中指新指甲长出来下面有指头附着。
而无名指变得很狰狞,简直不忍卒睹。这个时候心里其实也觉得这个不会恢复了,但内心深处却不愿承认。现在想来这就是人性:总是不敢面对现实,总是有幻想。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这有点像个鬼。其实这个时候我有一阵不想打开绷带换药,就是不想看它。每次看到心里极不舒服,心情变得焦躁、咆燥,情绪低落,换药时看着这毫无前途的无名指,心中总会有三三两两的羊驼奔腾而过。。。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指头整个都瘦了,直绷绷的弯不回来。真是沮丧。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无名指这一小截指头终于掉了,里面有一小节骨头,它们离我而去了,伤情自古多离别,这一刻,心情是忧伤的。这是在5月25号,离冻伤的1月5号差10天就整整5个月了。
一只手最重要的是大拇指和食指,这俩个指头要失去是可以评残的,其他的指头重要性显然就不如前者了,然而,一切存在都有道理,我感触最明显最直接的是我握不了筷子、写不了字。这期间一直没学会左手使筷子。吃饭偶尔左手练习筷子,使不来就用勺子叉子,再不行就手抓了。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后来几个月就是伤口处缓慢的痊愈、收口,它需要把断口处自己长好包严实。这个过程一直到10月份。
那个变得畸形的指甲也不能剪掉,里面血运丰富,它已经不单纯是指甲了。中指的中间有一道凹,这个右手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记得以前谁说过: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在变。果然,这只右手用了近一年变成了这样。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无名指现在变得和小指基本一般高了。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为了保护柔嫩的伤指末端,夏天到秋天这上面弄上一个套,天冷了外面再带上手套。各种手套买了很多,冻怕了。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一年时间了,依然落下后遗症: 手上指头不能弯回到原来的程度,末梢对温度极端敏感,末端神经、毛细血管不畅,外面温度在十度左右指头变得冰冷。别人说这指头要多锻炼,现在自己没事时弯来弯去做握拳状,貌似有效果。
指头短了一节,再加上活动不能到位,僵硬不灵活,末端现在也不能稍用劲触碰。所以每次遇到人握手时很怪异:人家伸出右手我却伸出左手,同时还要解释一通,好麻烦。也有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受伤的手就被人握住了,疼的呲牙,对方低头一看:嗯?真奇怪,还有套。。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现在想想,怎么还能冻伤,简直不可思议。其实以前很多小孩都曾经冻的手、脸和脚裂口子,冻伤在某种程度比烧伤更可怕是因为它是潜移默化的、偷偷地、悄悄的冻的,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的。冷到一定程度,肉体血液流动缓慢,神经迟钝麻木,这个时候其实并不觉得很痛,到严重时基本就没有痛感,往往发现受伤时已经是温度暖和、受冻部位开始“消融”时,这时候已经晚了。
(那天穿的羽绒服虽然很厚,但是没有一个能插手的兜,在那样的环境下,一开始感觉手指头有些疼时不知把手放哪里,现在想想或许有个方便的插兜会好些。)

有人曾说这是为摄影付出,什么敬业等等,其实是乱说,既然敬业那你们学一个?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其实这就是个事故,是个意外。有地方摄影讲课还拿我这事做反面教训,前些时和《中国摄影家》杂志社副主编李德林先生在一起时,他还用手机专门拍了我这手,估计又是要给别人讲故事去了。。。

无论如何,这只手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无论模样还是功能。
好多事已经做不了了:
再也不能弹钢琴了,连电子琴也不行,按不下键;
再也不能吹笛子、吹箫和什么葫芦丝、唢呐了,手指按不住洞;
再也不能练武了,右手已经握不紧剑;
嗯,喝个酒也不能和人划拳了,连个五魁手也比划不来,总是四个半....

还好,反正以上这些原来也不会。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       ------      -------
以后切记
在 -15度以下温度环境中作业时就要小心了;
在 -20度温度下加倍做好防护和自我检查;
在 - 30度温度下即使防护很到位也不宜时间过长;
超过负30度的极低温度,能在家围炉吃火锅就不要出来了。

一年的时间里,因为这手,那么多亲爱的朋友给了那么多的关心,这是多么温暖的一件事。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有时候想想,或许人一生有些东西是注定的。
比如缘分,比如朋友,比如手指,比如那些离去和相聚。
于是,这个冬天依然要去看美丽的雪,去看冬日的大草原,去拍摄塞北冬天的洁白静寂和雪花飞舞。
只是,一定要戴上厚一些的手套。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那刻骨的寒冷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