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夜有灯

喧嚣散尽,我依然孤寂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对大自然充满崇敬和热爱的人 , 一个心底孤寂的人, 欣赏所有的善良。 欣赏所有的美丽。 欣赏所有的真诚。

网易考拉推荐

郁闷的我...  

2008-11-26 22:32:01|  分类: 孤寂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郁闷的我...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咖啡屋

我郁闷。

   前些天一个朋友和我说:灯哥,你家里也挺好,孩子也优秀,单位工作也不错,怎么看你总是烦闷的样子?你怎么会忧郁?你一定有原因。是不是这个了是不是那个了的问了我好多,甚至还帮我分析了很多原因...
   他是我的挚友知己,他是关心我为我着急,想让我快乐。其实,什么都不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是不是得了抑郁症?我不知道,据说崔永元就得了抑郁症。我试着和崔永元暗自比较,发现完全没有可比性。
   有人告诉我,看书多的人,聪明的人都有可能患上抑郁症,
    我看书多吗?的确也不算少。幼读三国红楼,稍长涉猎国外名著,自小到大上学最喜欢的课就是语文历史,因为这课程的考试不用复习什么的一般来说都应该考班上第一。直到现在,家中藏书满满三大书柜加半个地下室。但我现在只读散文和科幻杂志,当然还有摄影理论。但这就算读书多吗?屁!我知道的读书多的人简直太多了,我连人家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了,比如金庸之流,就都有着自己的私人图书馆。住在佐治亚州的一位名叫哈莉叶特·克什么什么娜的家庭妇女每周读20本书,通常一天读两到三本。我怎么能和这些人比?所以,我绝不能算读书多的人;
     我聪明吗?不能学曹植七步成诗,更比不上达芬奇沙士比亚阿基米德爱因斯坦,保加利亚一个叫丹妮拉女子拥有五个硕士学位,Mensa协会对她进行智商测试后发现,她的IQ值几乎达到了200,与两次诺贝尔得主居里夫人的一样,于是把她称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和这些人比我只能算个傻子;
    他们好象都没有得上抑郁症,我一个傻子为什么要得?
    于是有人又和我说:你做过美术家协会顾问,现在又钻研摄影,听说还给什么摄影比赛做评委?那么其他的呢?你会跳舞唱歌拉大提琴写书法捏面人作十四行诗吹糖人练杂技画鼻烟壶吗?
      我说:不会,我会吃涮羊肉。
    “唉”,他又说:“你一定知道顾城”。
     “恩,我知道,朦胧派诗歌的创始人代表,我有他的诗集”。我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白色封面的册子,“不过,他的诗我真的看不懂,整个一个神经病”。我说。
     “是啊 ,所以,他自杀了。”
     “我知道,都好些年了 ”。我不喜欢顾城这个人。
     “你知道梵高”,他瞅我一眼,好象不经意的说。
     “ 我当然知道 ,我以前专门学习美术啊。”
郁闷的我... - 黑夜有灯 - 黑夜有灯      我忽然警惕起来,梵高,世界油画大师,巨匠,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疯子。他于1881年在莫弗指导下画成第一幅画,1886年他为了绘画来到巴黎。这时他还没有确定的画风。他崇拜德拉克罗瓦,米勒,罗梭,经他做画商的弟弟迪奥介绍,后来加入了一个艺术团体,其中有印象派画家莫奈、德加、毕沙罗、高更等等,也有小说家左拉和莫泊桑。这使他大开眼界。但一年后,他便厌烦巴黎的声音,对周围的画家感到恶心,对身边的朋友愤怒难忍。随后他觉得一切都混乱不堪,根本无法作画。在他生命最后一年多的时间,他被这种精神错乱折磨得痛不欲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疯了。在世界绘画作品排行榜前十名的作品中,凡高占有四幅:《加歇医生》、《没胡子的自画像》、《鸢尾花》和《向日葵》,最便宜的也值五千万美金。

  这些我当然知道,记得我学画的时候,最喜欢他的《《播种者》。
     “ 我当然知道,你是不是说我也可能疯掉啊”?我佯装怒气的说。我也加入了一个艺术团体,叫什么“塞北风摄影俱乐部”,我不禁暗自心惊:那到时我的摄影作品和梵高的油画一样,在我死后很多年也能买大价钱吗?一万人民币就行(哈哈)。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问。
  “我是说,有艺术细胞的人感性者居多,而感性的人其实很脆弱,容易郁闷和患易患抑郁症”。
  “还容易疯”。我俩大笑。
      ...........
    
     后来过了很久,一次偶尔看到了李银河的《超越叔本华钟摆》一文,心里忽有所悟 .阿图尔·叔本华,德国哲学家,以前看书知道他的一些事情:著名哲学家,少年时父母自杀,他性情偏激,和黑格尔弄不来等等,他的钟摆理论我只知道词语但没去了解内容,看完李银河的短文,忽然有了共鸣,我是不是象她说的那样的“某些人”?自己觉的多少有一点。
其实,自己的心思自己明白。
     但是,真的明白吗?忘却是短暂的,我珍惜这短暂的时光.
     我,忧郁依然。...........

 

转贴李银河女士的短文:<超越叔本华钟摆>:


    叔本华的钟摆理论乍一听觉得刺耳,往深里一想令人十分绝望。他断言:人在各种欲望(生存、名利)不得满足时处于痛苦的一端;得到满足时便处于无聊的一端。人的一生就像钟摆一样在这两端之间摆动。
       难道我们就不能超越叔本华钟摆吗?他只给少数人指了一条路:
       ——如果我们能够完全摆脱它们,而立于漠不关心的旁观地位,这就是通常所称“人生最美好的部分”,“最纯粹的欢悦”,如纯粹认识、美的享受、对于艺术真正的喜悦等皆属之。
       ——某些人带着几分忧郁气质,经常怀着一个大的痛苦,但对其他小苦恼、小欣喜则可生出蔑视之心。这种人比之那些不断追求幻影的普通人,要高尚得多了。
       能够超越叔本华钟摆的只是极少数有天赋、有艺术气质的幸运儿。他们超越了世俗生活中的小苦恼(比如没钱啊、没评上职称啊、没升官啊等等)小欣喜(比如有了钱啊、评上职称啊、升了官啊等等),从纯粹认知(科学的事业)当中得到快乐,从美的享受(艺术的创造与欣赏)当中得到快乐。
       有时,我能从写作一篇小文章中获得纯粹认知的快乐,从读一本小说中获得真正的喜悦。我希望能够因此摆脱叔本华钟摆,在有生之年活得快乐、充实。
       要想摆脱叔本华钟摆,除了纯粹认知和美的享受,还要“经常怀着一个大的痛苦”,那就是直面生命的残酷——它是那么无可救药的短暂,就像朝生夕死的蜉蝣,短短的几十年过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